笙-

要永远做到有梦.
要永远做一个好人.
各种定义的好.

荣耀屯里的乡村爱情故事

……我要反省我自己……

王杰希,人称荣耀屯儿豆腐西施,王氏的豆腐,远近闻名,吃了都说好,他家豆腐晶莹犹如白玉一般细腻温柔,凝脂一般弹指可破,豆子浓厚的醇香与其温润的细腻相得益彰。

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王杰希在家里做今天要去售卖的豆腐。

邻居叶修一拐一瘸地进来了,“老王,来斤豆腐。”

王杰希看向他,视线停在他的腿上,“怎么还瘸了?”

“别提了,屯里上午有首届舞蹈大赛,你说我这亚洲舞王不出场露一手多丢脸啊。然后就你看到的这样了。我就想开点儿豆腐补补。”

王杰希方方正正的给叶修切了块豆腐,“这豆腐你想怎么吃?”

叶修嬉皮笑脸着凑过来,“这样。” 他拉过王杰希,印上一个吻。



掂瓜圣手王老汉的故事

我,不好意思发出来,这,满篇的鬼话。


卖瓜的王杰希 人称老王,老王练就了一项本领,卖瓜不用称,用手一掂一个准。有人不信,指着一个瓜问有多重,老王把瓜放在手里随意一掂。就报出“两斤六两”,上秤一称,分毫不差。

众人难以置信,接连试了两次,结果都准确无误,老王笑呵呵地说,“我卖了十几年的瓜,从来没估错过。”

有了这样的绝活,加上老王还长着一幅吸人眼球的脸,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使他更加特别。高瘦的老王,即使穿着灰绿色的粗布短衣,就搁那儿往装西瓜的货车旁一靠,也是一朵不是人间烟火卖瓜仙子的高岭之花。

老王在这条集市上火了起来,他的瓜在B村算得上销售第一,卖的瓜可绕B村一圈,江湖人称“掂瓜圣手王老汉”。

当我们老王要迎来自己事业的春天,人生的巅峰,迎娶白富美时,我们的男主角出现了。

B村最近来了个大户人家,那叫一个财大气粗啊,一来就占据了村里首富的位置。大户人家姓叶,他家大少爷叫叶修,叶修对绿色的西瓜可谓爱之深矣,自然也听到了掂瓜圣手王老汉的名声。

这天,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叶修亲自去老王那儿买瓜。

叶少的出场可谓排场十足,墨镜上脸,金条挂脖,身后跟着两列仆人准备拿瓜,叶少顶着大鱼大肉养出来的虚胖脸,从容又迷人地朝老王走来,老王看着人模人样的叶修,有着“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心境。

叶修随手指了一个瓜,掏出一百块,递给老王,“这瓜你若是掂的准,这钱就是你的。”

老王接过钱一看,上还带着一句话,“我也是你的人了。”

他不动神色的抬头看了一眼地主家的傻儿子。

老王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掂了掂,却没有像原先那样报出斤两,最后在大家反复催促下,才报了个数,一称,却差了三两。

老王掂错了,周围的人唏嘘不已,掂瓜圣手王老汉今儿个失手了。

叶少爷笑的一脸欠扁,他转过头对大伙说“散了吧,都散了吧,今儿老王不卖瓜了。”

人群散尽,叶少爷阴沉个脸说,王杰希,你就这么不想跟我。

王杰希也没放声,开始收拾自己的瓜和秤。

叶修眯着眼看着王杰希的动作,王杰希收拾好后拂了几下衣边,拍了拍手心的灰打算离开,叶修一把抓住王杰希,“老王,这戏也够了吧。”

王杰希示意不远处的刘小别,
“——卡——”

叶修把墨镜和仿金大项链一把扯下,“王杰希,你下次再和黄少天打这么傻逼的赌我就把你干.成 卖瓜‘射’手!”


这场具有深刻教育意义的年度大戏,改编于某省高考一模作文的材料,『卖瓜的老王练就了一项本领,卖瓜不用称,用手一掂一个准。有人不信,指着一个瓜问有多重,老王把瓜放在手里随意一掂。就报出“两斤六两”,上秤一称,分毫不差。众人难以置信,接连试了两次,结果都准确无误,老王笑呵呵地说,“我卖了十几年的瓜,从来没估错过。”有人随手指了一个瓜,并掏出一百块钱,说,这瓜你若掂的准,我把这钱送你。老王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掂了掂,却没有像原先那样报出斤两,最后在大家反复催促下,才报了个数,一称,却差了三两。 』

叶修看着群里人刷屏的嘲笑不以为然,拍都拍了,也要有点教育意义,叶修也是不怕丢人的主儿,把视频往微博一挂。

“叶修V : 年度大制作。“做事不能有杂念”。”

【叶王】 娱乐圈paro

谢谢可爱的你们.

幼稚的文笔啊.

可能后面还有吧??不知道写啥呀.



“最佳男主角是——”

“王杰希!”

叶修欣慰的笑了。
他朝离她好几个座位的王杰希投以微笑。王杰希听到名字后,朝叶修看去,注意到叶修也在看他的目光,点点头,微微弯下嘴角,站起身同四面八方的人鞠了几躬。

王杰希信步走上台,他接过奖杯,目光转了几圈又落到叶修的位置。

灯光打在他的发旋上,他的获奖感言娓娓道来,声音低沉醉人,眼里万丈星辰,叶修仿佛从那双隔着台上台下几十米之外的深邃眼眸里看到了他自己,心开始砰砰的跳,在王杰希最有魅力的时候,他总有心动的感觉。


叶修是一名导演,却有着圈里人遥不可及的背景,父亲军政高官,母亲B市名门望族,有个弟弟从爷爷手里接过叶氏集团,全家人的履历够A4纸打印好几张的。叶修在这个圈子里很有名气了,至少想被他潜的人从B市排到B市。可到底,在叶家人中,这还是个不成气候的长子。

AG娱乐公司举办的晚会上,旗下的团队和艺人以及收到邀请的获奖者,或是哪家富家公子和小姐,总之圈内圈外有名的没名的都来了。

叶修和王杰希步入晚会,王杰希拿出十二分完美的微笑,面对镜头。毕竟人气鼎盛时期的他还是少留给八卦新闻小报留下一点写他的机会。

王杰希的外表堪称完美。白皙的皮肤衬托出了清冷的气质,那双眼睛深邃不起波澜,像藏了一潭汪水。俊美五官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左右眼睛大小略有差异,可这却成了粉丝对他偶像最爱的地方,多可爱啊!这大小眼长的!发丝经过醒心的打理分成标准的三七分,这套白色的Giorgio Armani当季西装显得他高贵地像王子一样。

他真的是长得好看,非常非常好看那种,毕竟当初特别吸引叶修的不过是王杰希16岁的那张脸。

步入金碧辉煌星光璀璨的大厅,立马就有人迎了上来,王杰希和叶修一起四面玲珑的面对着赞助商。

寒暄完了一个又一个,两人才得以一身清闲,王杰希拿过经过的侍从手中的两杯酒,递给叶修一杯。
“诶,当时惊讶吗?”叶修笑着看着他,押了一口酒,问他。
王杰希挑起嘴角,“你打点了几个评委?”
“你猜?”
“最少两个。”
叶修看着他那双眼睛,那双粉丝都说了像是藏了万丈星辰的眼眸,他又低头抿了一口酒,“这件事以后别提了,我只是把你该走的路给你提前了。”

“王杰希,这都是你该得到的。”

王杰希轻叹一声,“叶修,我很感谢你帮我做的这一切。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真的。”

“那就一辈子跟着哥吧。”叶修嬉皮笑脸的说。

是啊,几年前王杰希只是一个在杂技团表演的技艺人,他吃苦能忍,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表现力强,表演动作丰富,长相又帅气,是团里的台柱子。

叶修到孤儿院物色人选,他想培养一个超级巨星,像游戏里小说里那样。他想完成一件最完美的作品。

这真的只是他心血来潮,当年某个很火的男子组合走的就是这条道路,养成式的偶像道路极大满足粉丝的心理。

他看着他处女作的男主角候选名单头疼起来。

助理一句跟着pass掉一个又一个,他看着叶修发愁的样子,他也发愁起来,“叶哥,要不你自己培养个得了呗。”

叶修看名单的头猛地一抬,一拍桌面,“对呀!这个主意不错。”

 

于是叶修遇到了王杰希。

那天他去郊区的某个孤儿院。
正巧遇到了王杰希的杂技团来院里表演,叶修虽然没大有兴致,倒也陪着兴致很大的孩子们去看了。

偏偏一眼,叶修就看到了王杰希,再也移不开实现了。

16岁的王杰希可真是好看,叶修想,他怎么这么好看?

连那双大小略有不同的眼睛都好看到叶修心里去了。

而王杰希的表演也震惊了叶修。

天赋,天才。

也许就应该是他了。

王杰希表演的难度都是最高的,就算一样的动作,他也是最完美的,可见这个人是真的能吃苦,不仅如此,表现力爆发力强,长相又帅气,身材又完美,叶修突然想,这将是他的最佳选择。

叶修就这样在台前看着他的表演,似是注意到叶修的目光,或者叶修是里面最出挑的观众,让人忽略不得,他在下场时朝叶修微微一笑。

叶修点点头,笑着看回去。

 

 

等叶修和杂技团的人谈了一番,又出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那人才松口,“杰希这孩子没爹没娘的,从小就比较性格淡。要不是我老婆的态度,”他目光转向那头数钱的老婆,叹了口气“这生意一年不如一年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相信你,但是这孩子的未来不能被局限在这小小的杂技团。”

“我知道,从我看到他第一眼就知道。”叶修开口。



在拥挤狭小光线昏暗的后台,叶修撞到了王杰希。

 

他伸出手,“你好,我是叶修。”

“我开门见山吧。有进娱乐圈的打算吗。”

“我就想问你,跟不跟我走。”

“不过你要想清楚了,我带你走的路也不容易,并不比在这了容易多少。但你一定要相信我,并按我说的来,好吗?”

王杰希看像叶修身后的师傅,后者朝他点点头,

“好。”

十几岁的少年,哪懂那么多,就是几句话就能哄到手了。

叶修笑得如三月春风,像候鸟归来,他起身拥抱了王杰希,“那么,欢迎你,王杰希。”

15岁的王杰希第一次心跳加速,第一次异性给他的充满温暖的拥抱,他感受着叶修在他耳边吐出气息。

他想起刚才在台下叶修对他关注炙热的眼神,还有下台前的惊鸿一瞥,叶修在那时冲着他笑。

台下杂声吵吵嚷嚷人来人往,他却在这群人中一眼看到那个身影,像披了一身星光。王杰希觉得仿佛置身于云间,手脚飘飘然起来,最主要的是心跳加速,浑身血液燥热起来。他舔了舔干燥的起皮的嘴唇。

就像,一眼万年一样。

 

恍惚间就有一个念头破土而出。

“我喜欢她。”

那是,15岁王杰希的初恋的味道。

世上那么多人,兜兜转转的,偏偏王杰希遇到了叶修,开启了充满荣光的一生。



分享一个可爱的事情:

前天w同学让他们帮忙从医务室带了一盒板蓝根

甩手扔了两包给我,我问:“啥?”

W:“板蓝根,预防感冒。”

我:“我不用预防。”


然后第二天我就感冒了 :):):)

QMZM.

过去的18年里

我记得所有你们带给我的感动和欢喜

我记得我们去吃地下室的焖子和街边的烧烤

我在很久之前遇见了你们

最大的感动就是彼此之间的感动

还有那些义气,玩笑,帮助,或者差距  变化

趁我还有点多余的心思:

我想说,  我想永远喜欢你们

我想在未来,依旧有街边的烧烤和杂粮煎饼

zhiwodeliangxiaowucaimenhaishiguangyinyugushi

最近看了遍伪装者。

我的楼诚啊,

这一段莫名很戳我。

第一张大本营千玺自我介绍的时候是说,舞蹈最棒的。

第二张,千玺在旁边看题,笑着说了一句,“最棒哒。”

第三张,工作人员接着往下说,“第四大题。”

然后俊凯笑的一脸宠溺啊!!

说“最棒的啊。”

这一幕我真的看了好久了。

人真是不断在变化

以前的我不吃醋

奶茶不要珍珠

还有超级喜欢你


*  很多都是我瞎编的。不要当真。
*  我知道这是一篇流水账。
*  第一次写文,望见谅。

时间自往前推个十几年,叶修还没有遇到荣耀,遇到嘉世,还没有三连冠的奖杯。
不过他那时候遇到了王杰希。

在B市上学的日子里,他的身边总有个王杰希,一起上下学,一起写作业。小时候王杰希长得可爱,能嫩出水的皮肤,大小眼儿,长长的睫毛,矮矮胖胖的,去叶家玩的时候,叶修和叶秋很喜欢把大毛巾给他当裙子噢。

童年有游戏的欢乐和小伙伴,时间总是很快。

不管进没进入青春期的男孩子都喜欢黏在一起,比如叶修王杰希,初中的时候叶修可以跨一栋楼去叫王杰希吃饭,王杰希可以在课间几分钟跑一千米去给叶修送糖,叶修会揉一把王杰希的头发软软的头发,把糖叼在嘴里:“谢谢噢大眼儿。”

他喜欢叫王杰希大眼的时候加个儿字音,尾音缠缠绕绕的飘进耳里。
 
玩过森林冰火人吗,小时候叶修也有超高的游戏天分,每当有陷阱机关,叶修会说,“我先跳,帮你探探路。”“没事跳吧,我可以在背后保护你哈哈。”还有泡泡堂,叶修会为王杰希报仇杀系统,把最好的道具都留给他。

几句保护。王杰希也会被感动的稀里哗啦。他来在想,能和叶修玩一辈子就好了。他们在一间大房子里,只有叶修和他,噢,还可以有4399小游戏。

他小时候啊,真的喜欢叶修。
毕竟小孩子,谁和他玩就喜欢谁啊。

高中时候的叶修,有了自己的梦想和不想被束缚的心。
他想去远方。

临走前,叶修请王杰希在肯德基。
他胳膊上还留着的父亲动手的红痕。

王杰希看着他,突然就好难过,叶修和他说::“王杰希,我要走了,你...别太想我。”
王杰希:那你还会来吗
叶修:谁知道呢
王杰希:那我可以去找你吗,你电话号码还用吗

叶修没回答,他站起身来,说,来,我们抱一个。

王杰希看着叶修离开的背影,那种感觉就像是最爱的变形金刚坏了一样,不过王杰希没有最爱的变形金刚,他只有很喜欢的叶修。

他的生活没有了叶修依旧照样,朋友总会有的,快乐也是。
有句话不是叫做:愿你在清晨,丢掉所有昨天。
不过他很想,非常想,追上叶修的脚步。他对叶修的喜欢,似乎变成了崇拜和仰慕。

当他第一次听说荣耀这个游戏的时候,看到玩家“叶秋”的游戏视频,那么土的的打法。他心一颤,有个声音告诉他,这就是叶修。

他开始去了解荣耀这个游戏,去了解这个斗神。
可是他拒绝任何采访,拒绝任何上镜的机会。
但荣耀,让叶修更加荣耀。

三赛季,微草魔术师横空出世,新秀之星王杰希缓缓升起。
在全明星后台,王杰希遇到久违的叶修。

叶修在长长的那头走廊那头看着,王杰希,他长高了很多,身材修长,面庞英俊,大小眼越来越明显,但那双眼睛里还有这着他熟悉的神情,倒是,成稳了不少。
没由来得,叶修有丝紧张,当初的少年如今也长大了,叶修不知道他们之间变没变,但更多的是高兴,他的心开始砰砰的跳,他感觉他的肾上腺素今天分泌的有点多了。
他开口:“哟,王杰希。”
王杰希走进,伸手,“好久不见,叶修。”
叶修看着他,笑了,“好久不见。”
他们离的那么近,却又那么远,这中间隔得是几年的光阴距离。他不知道他错过了这些年里,王杰希遇到了谁,又喜欢了谁。
想到这他还真是有点难过。

晚上,叶修请王杰希吃饭,叶修挺高兴的,也许他们年少最真挚的感情还在的,大眼儿还是那个可爱的大眼儿。
王杰希也很高兴,他心中惦念的人这些年并没有忘了他。
叶修不胜酒力,几杯下肚就有些醉醺醺的了,王杰希扶他回嘉世,叶修和他分开的时候,叶修凑到王杰希耳边,呼出的酒气洒在耳畔,“大眼儿,我真的很高兴,见到你。”
他的话音醉酥酥的飘进王杰希的耳朵里。
那一刻,王杰希想啊,他真得这辈子都喜欢叶修了。
有些东西就是羁绊,比如他对叶修的惦念,他对叶修的心思。
羁绊了王杰希的未来。
所以他想和叶修站在一样的位置,就像肩并肩的两棵树,相偎又相依,共担雾霭和风霜。

几个赛季以来,他们像老朋友,不,他们就是老朋友,不远不近的,默契倒是涨了不少。叶修离开了嘉世,却不是离开了荣耀。

他纠结了很久,到底告不告诉王杰希,不过他倒是想的多余了,他不说,嘉世官方已经说了出来。

王杰希电话里说,叶修,我等你回来。

他咬着正宗的北京腔,七个字沿着电话的嗞嗞频率声就这么传了过来,轻轻地碰到了叶修的心尖上。

后来黄少天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又想起了王杰希的声音,他的轻叹,他的无奈,他对他的了解和无理由的支持。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复黄少天,于是他伸手,跟黄少天要了上网费。

如果,如果是王杰希在眼前的话,他想,他也许会伸手,揽过对方的肩膀,给他一个他认为矫情到家的拥抱,在轻松的说,哥会的。

十赛季结束后,叶修终于回家了,他阔别B市几年,如今被满天的雾霾呛了个够呛,他感慨,王杰希这些年怎么忍得了这天气。

他最近老想起王杰希,十赛季兴欣拿了冠军后,只有王杰希,一条消息都没给他发过,这个大小眼儿当初不是说等他回来吗?

可当他在机场遇到穿灰绿色风衣的王杰希时,他想,收回刚刚的小抱怨,王杰希帽檐压得很低,一身打扮的就差骑个扫把了。叶修问他,怎么知道我航班的。
王杰希笑着说,一帆我派去的间谍,信不。
叶修迷之微笑:“调皮。”
噢。

刚回到B市的几天里,叶修享受了一下悠闲的人生,没有有事的去微草溜一圈,有免费的网和空调可蹭,卖王杰希几个面子陪陪微草队员们PKPK,中午还会还会被王杰希留下吃饭。

而他与父亲的关系也缓和到了这几年的最高点。

可惜,悠闲的日子不长,世锦赛来了。

王杰希接到联盟主席的电话时正和叶修吃饭。

不是商量,而是通知,因为他知道,这群年轻人,会为荣耀奉上所有的一切。
是荣耀,点燃了他们心中所有的热血,梦想和青春。

王杰希知道,后来是喻文州接了队长的职位。
他给G市的蓝雨寄去了几箱子的北京烤鸭和特产。
黄少天一本正经的说,无功不受禄。
“王杰希你肯定有什么企图啊啊啊说吧是不是想害我们队长要不就是妒忌本剑圣满身的才华想要谋害本剑圣我告诉你是不会得逞得…#@&*#!(%#¥@*    ”
王杰希对喻文州说,“那是送你的喻队。”
                                  “麻烦喻队安排房间的时候把我和叶修排在一起。”
                                  “为什么?叶修的生活习惯太懒散了我比较能适应。”
                                  “你们也不用太感谢我了,别耽误大家就好。”

叶修睁开眼睛是王杰希的大小眼,闭上眼也是。
他看着王杰希起身去拉窗帘,东边的刚升起的太阳挺烈的,阳光瞬间涌了进来,照亮了屋内的每一粒尘埃。
那一刻,他突然有了一种过日子的感觉。
叶修开口,“王杰希,我们过日子吧。”
他在那一刻也很清楚的意识到,王杰希大抵是喜欢他的。

王杰希身形一顿,转过身,缓缓开口,“那谈恋爱吗?”
“谈。”

黄少天总说,最近闻到一股谈恋爱的酸臭,叶修说啊,“我的大眼儿啊,普普通通的你们以为他和你们一样,可是,他单独一个人,就比你们全体要重要。因为他是我家的啊!!”
“闭嘴吧你!!”
“啧,没看过《小王子》嘛。”

人的一生,如果真有什么无愧无悔的话,在我看来就是——你的童年有游戏的欢乐,你的青春有漂泊的经历,你的老年有难忘的回忆。

“王杰希,你看,哥的一生无愧无悔了。”
“都有你。